128、番外二·长安女_喂他!
新笔趣阁 > 喂他! > 128、番外二·长安女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28、番外二·长安女

  “……暂且不议,”沿着宫道走了一路,该听的都听了,李齐慎细细盘算一遍,“若有别的法子,先去同繁之或是时息商议。”

  “繁之尚可,时息就还是算了。”当时叛军攻城,大风大浪里过来的,如今再看,觉得什么都算不上大事,崔适点头,轻松地笑笑,“不敢叨扰,怕长公主派人打过来。”

  “这倒大可放心。”

  “长公主改性子了?”

  “昭临若是要打人,不会派人,”李齐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“肯定是自己动手,放心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崔适沉默片刻,艰难地答,“……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“你那边如何了?”李齐慎笑笑,换了话题。

  “嗯?哦……痊愈了。临近入秋,天忽冷忽热,易染风寒,病得快好得也快,关在屋里喝几帖药,这两天又出去乱跑,还得夫人劳心。”儿子的病好了,做阿耶的心里的石头也放下来,崔适说时还能笑笑,刚巧瞄了眼前边,“哎,小公主在那儿呢。”

  李齐慎顺势看了一眼,在前边花圃附近果真蹲着个女童。宫装有些长,裙摆也宽,他的小女儿聪明地拢了襦裙,没让裙摆沾着地上的灰,低头时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别在丫髻上的蝴蝶钗随之一颤一颤,仿佛真要颤着那对薄薄的翅膀飞起来。

  小公主有多受宠爱,长安城里但凡能进大明宫的,人人皆知,崔适上道地低头行礼,不打扰父女团聚:“臣告退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李齐慎意思意思应了一声,没再瞥他一眼,径直往花圃边上走。

  他无意吵女儿,边上的乳母宫人却齐刷刷行礼问安。小公主听见,哪儿还管刚才在看的东西,立即起身,朝着李齐慎张开手:“阿耶!”

  “哎,我的小公主。”李齐慎会意,一把抱起女儿,让她坐在自己臂上,亲昵地用小字称呼,语气低柔,十足是哄孩子的样子,要是让宣政殿里的朝臣听见,恐怕要起一身鸡皮疙瘩,“思安在看什么?”

  “看花!”思安伸出胳膊环住他,贴着阿耶的肩,“花掉了,叶子也掉了。”

  “花圃里种的是蔷薇,入秋后是该掉了。芙蓉才是这时候开的,阿耶带你去太液池?”李齐慎动了动手臂,让思安能坐稳点,随口问儿子的下落,“阿绥呢?”

  “阿兄还在崇文馆,太傅说今天要考学。”思安先答后边那个问题,“不去太液池,风太大,我不喜欢。”

  “那去崇文馆见你阿兄?”李齐慎想起来得顺道去见见儿子。

  “嗯……也不去,不去。”思安还没到入学的年纪,平常读书是谢忘之亲自教的,她不怎么喜欢崇文馆肃穆的风气,干脆搂着李齐慎撒娇,“我们去阿娘那里嘛,我要和阿娘一起玩。”

  四岁的孩子话还说不太清楚,字句略黏,语调一拉长,显得格外软糯,还贴着自己蹭来蹭去,李齐慎还有什么不能应的,直接忘了还有儿子这回事:“行,那我们去你阿娘那儿。”

  “好!去找阿娘玩!”和阿绥不一样,思安一向外放,开心起来就是真开心,一口亲在阿耶脸上,甜甜地夸他,“阿耶最好啦!”

  李齐慎含笑在思安脸上蹭了一下,抱着小女儿,一路往蓬莱殿走。思安还是看什么都好玩儿的年纪,让阿耶抱着,手里空得不舒服,东看看西看看,最后把主意打到了李齐慎头上,伸手去拨他的头发,一下下地揪着玩。

  恰好今日旬休,没上朝,只召了近臣进紫宸殿,李齐慎连礼服都没穿,一身圆领袍了事,扎头发的也是发带。让思安玩了一路,进殿时发带松了一小截,再扯两下恐怕就得彻底散下来。

  李齐慎把思安放下,跟着她往殿里走,信手系紧,正好走到谢忘之身边。他瞟了一眼:“在绣什么?”

  “荷包。”谢忘之放下绣绷,给殿里的宫人抛了个眼神,立即有新泡的茶和精致的茶点拿上来,“给阿绥和思安绣的。”

  李齐慎在桌边坐下,顺手把思安搂进怀里,让她坐自己膝上,拈了块甜口的花糕给她,话倒还是和谢忘之说的:“怎么没有给我的?”

  “你平日里又不用。”大袖礼服配的是玉,圆领袍有蹀躞带,至少有五六年不见他佩荷包,谢忘之自然也想不到给他绣一个。她想了想,故意说,“怎么啦,还想和他们抢个荷包吗?”

  思安的荷包当然舍不得抢,何况刚才匆匆一眼,瞥见的是春桃纹样,总不能用;至于阿绥的,李齐慎倒不心疼儿子,但他再不要脸,也干不出和儿子抢个荷包的事儿。他看了看谢忘之,摸摸思安嚼点心嚼得圆鼓鼓的小脸,带着点刻意的感慨:“思安,听见没有?阿娘都不给阿耶绣荷包,你阿耶失宠啦。”

  思安听不懂“失宠”是什么意思,茫然地眨眨眼睛,盯着李齐慎看了一会儿,使劲把花糕吞下去,扭头去看谢忘之:“阿娘……”

  “别听你阿耶胡说。”谢忘之懒得搭理李齐慎,倒了杯茶,指腹擦过杯壁,试了试温度,才推给思安,“不着急咽,点心是甜的,配着茶慢慢吃,你阿耶若是和你抢,就打他。”

  “怎么又打我?”李齐慎失笑。

  “你说呢。”谢忘之抬头,看他时带着几分半真半假的嗔怒,开口却又是温柔的,“我顺便给你也绣一个荷包,竹纹的吧,你觉得如何?端庄些,配礼服也配得上。”

  “到我就又是顺便?”李齐慎替她把耳侧的发丝挽回耳后,拇指抚过她的脸颊,摇摇头,“不用,免得伤眼睛。”

  谢忘之一愣,旋即笑了一下,轻轻拂开李齐慎的手,摸摸思安的发顶,坐回原位。

  李齐慎顺势收手,搂着女儿,在她脸颊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,示意她抬头,笑吟吟地问她:“来,告诉阿耶,喜欢晋阳郡还是新城郡?”

  “什么?”思安连千字文的字儿都认不全,哪儿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捏着小半块桃酥,茫然地抬头看李齐慎,“是地名吗?”

  “对。”李齐慎点头,刚要解释这两个地方在哪儿,居然进来个宫人,一屈膝问安,断了他的话。

  “奴婢恭请陛下圣安,娘娘、殿下万安。”宫人低着头,“皇长子殿下求见。”

  皇长子,指的自然是阿绥,既没立太子,也没封王,只能暂且先这么叫着。都是自己生的孩子,谢忘之不像李齐慎那样心里那杆秤是歪的,一碗水端得不能再平,偏偏阿绥也不知道性子随了谁,才六岁就显得冷峻决绝,进阿娘的寝殿都要差人先通报。

  谢忘之有点头痛:“让他进来,下回不用通报了。”

  宫人应声退出去,没多久,阿绥进殿,穿了身大袖礼服,行礼的姿态相当漂亮。这年纪的孩子远不到长开的时候,脸上犹有孩童的圆润,他却已经隐隐能看出李齐慎少时的影子,眉眼和他如出一辙,给人的感觉却比阿耶更冷,恐怕长成以后能靠美貌伤人。

  “过来。”谢忘之轻轻一叹,柔声问他,“考学如何?太傅怎么说?”

  “一切都好。太傅说再接再厉。”阿绥答得一板一眼。

  “哇,那阿兄肯定很厉害!”思安听得半懂不懂,但在她眼里,世上最厉害的人无非是阿耶和阿兄,横竖先夸他,拈了块糖糕递过去,“阿兄吃糕!”

  阿绥长得像李齐慎,口味却和阿耶截然不同,就喜欢吃甜的,但他莫名地觉得男孩爱吃甜的丢人,平常有意克制着不吃。这回妹妹递过来,他闻着诱人的甜香,状似无意地吞咽一下,接了糖糕:“谢谢。”

  谢忘之知道他心里想吃,把装点心的盘子往阿绥的方向推了推,别开头,不看他。李齐慎也是如此,接着先前的话继续聊,故意错开视线,免得阿绥不肯再顺着心思吃甜糕。

  阿绥不黏人,要黏也是黏阿娘,聊了一会儿,他觉得差不多,擦擦手,起身:“阿娘,我想去外边走走。”

  “好。”谢忘之含笑点头,“别在外边玩太久,记得回来吃晚膳。”

  阿绥也点点头,转身要走。思安刚吃饱点心,想了想,也动了出去玩的心思,她比阿绥随便得多,说都不说,直接从李齐慎怀里窜出去,追上阿兄的脚步,伸手去抓他的袖子。

  阿绥瞥了一眼身边哒哒哒小跑起来才能跟上脚步的妹妹,满脸嫌弃,手倒是准确无误地伸过去,牵住了她的手。思安就开心起来,抓住阿兄的手,一蹦一跳地跟着走。

  谢忘之忍不住笑了一下,和身旁的宫人说:“去看顾着。”

  “都下去。”李齐慎补了一句。

  皇帝和皇后一同发话,殿里的宫人齐齐应声,都出去了。

  谢忘之莫名其妙,但懒得问李齐慎怎么让人都下去,随手拿起绣绷,继续绣:“对了,你先前和思安提新城和晋阳,是要干什么?”

  “我想给她封汤沐邑。”李齐慎淡淡地答,状似无意地往谢忘之的方向挪了挪。

  “汤沐邑?这不好吧……太早了。”谢忘之浑然不觉,“按理及笄前不能封实邑,汤沐邑是出嫁前才封的,思安才四岁,封邑也用不上啊。”

  “先封着再说,就当给我女儿攒嫁妆。”

  “哪儿有这么急的?”谢忘之微微皱眉,“何况宠爱太过,过犹不及。当时给她封在雁阳,我就觉得不安心……”

  “我的女儿,由你生出来,有什么担不起的?”李齐慎懂谢忘之在担心什么,她这人向来不在乎名利,只想安心过日子,吃得了苦,如今太多的宠爱落到女儿身上,反倒有些不安。但他就乐意把宠爱倾泻给这个长相像极了谢忘之的女儿,看着思安在宫道上蹦蹦跳跳,李齐慎总忍不住想谢忘之幼时在谢府,是不是也曾是这个活泼样子。

  他没能参与谢忘之幼时的时光,至少可以把那份追思放在女儿身上,给思安封邑、赏她成堆的金玉,说来说去,其实都藏着赠予谢忘之的意思。李齐慎当然爱两个孩子,但这爱更多是来自于对谢忘之的感情,他们流着来自于他的、陇西李氏的血,曾蜷缩在谢忘之的腹中。

  但这点心思他不会和谢忘之说,嫌矫情,李齐慎再靠近一点,“做阿耶的赠给女儿东西,普天之下,哪个为人父的不是这个心思,谁敢说一声不是?”

  道理是这个道理,谢忘之总觉得不行,放下手里的针线:“我还是觉得太过了。你总是顾着思安,连繁之他们都知道你宠爱她,可孩子是要教的,不是宠的,思安还小,不该有那么多东西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我太宠她?”李齐慎已经挪到了谢忘之身边,把她手里的绣绷也拿下来,放回装绣品的小筐里。

  “……也不是。”这话有点儿怪,谢忘之想了想,都没注意夫君贴得有多近,“我总觉得,既然都是你我生的,就不能厚此薄彼。你都不怎么管阿绥,你说说,有你这样做阿耶的吗?”

  “阿绥那个性子,我要是开口管他,怕是要和我天天吵架。”李齐慎太清楚儿子的心思了,这个儿子只能放着不能管教,好在阿绥生来端正自持,又有太傅教导,必不至于走歪路,“至于女儿……”

  他故意顿了一下,等谢忘之迷茫地看过来,一把横抱起她,顶着她混着诧异和惊慌的眼神,在她脸上亲了一下,“不如再给我生一个,分分我的心思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长生:生不生女儿倒也不是必须的,结果不重要,重在过程(x)

  忘之:……要脸吗?(。)

  这个番外的时间点长生已经二十九啦,国泰民安儿女双全文武才艺值都刷满了剩下也就这么点乐趣(ntm)和我熟的读者应该都知道我其实不喜欢崽,没理由,就是不喜欢,但是之前求养崽番外的还蛮多,所以强行憋了一个出来,主要也是在知乎看到“年轻爸爸会更喜欢女儿吗?”这个问题,还是唐太宗对几个女儿的宠爱,有感而发,想写写看。

  长生反正是典型的女儿奴,对蛾子就……不过也不要紧反正他蛾子也不是很想搭理他,就这样吧父子关系是双向的(。)

  写到这里就算是真的完结啦,然后我卑微地给我的完结文打个广告,戳头可见我的专栏,点个作收啥的谢谢您勒,有兴趣再订阅一下完结文那我再给您磕个头(……)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那个现言的,不过和这篇不是一个风格,随意吧_(:3)∠

  预收挂在文案了,预计得1月再开了,因为近期有考试和作业啥的,我错了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要818我

  还有就是那个非常非常非常水土不服的仙侠坑,是我挖的第一个坑,言情成分不多,带着很多原始的感觉,应该算是最接近我原有意识的文,所以觉得自己是朵娇花儿的读者姥爷就不要看了你们接受不了的,不是娇花儿的那您随意,看着给我点个收藏凑个牌面也挺好。感谢在2019-12-1319:17:19~2019-12-1513:35: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

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ponte2个;慕谨、西窗无烛、孙孙孙孙孙、彧玺想吃肉1个;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momo40瓶;人间喇叭芽39瓶;却茯苓、喜马拉雅山顶上的一条、泡泡糖10瓶;歪头打响指5瓶;折扇起落间4瓶;彧玺想吃肉2瓶;高龄少女、26852058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bqg11.com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xbqg1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